浅桦

【毒埃】安慰剂效应

有一点点私设 ooc算我的 爱情是他们的

标题跟内容好像没什么关系

我就看看会不会又翻车了


  埃迪认为自己病了。很有可能是癌症。脑癌。

  他产生幻觉已经有段时间了。幻听、幻视仿佛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开始的时候恐惧占据了他的心灵,但是在经历一段时期的适应之后,他已经能够从容面对了。

  这是彻头彻尾的谎话。

  一直听着别人听不见的话,能够看见别人看不见的画面,还一直觉得有东西在自己身体里面,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做到从容。

  即使他现在已经不能算正常人了,也不可能做到。

  埃迪已经不敢再照镜子了,一切能够照出人影的东西都能够引起他的恐惧。

  黑色的庞大的身躯上,灰白色的血管显得十分显眼。灰白色的眼睛,仿佛蒙着一层翳,尖而长的牙,大咧到大约人耳位置的嘴,似乎带有粘液的皮肤,一切显得都那么诡异又可怕。

  他不知道是镜中住着未知的生物,还是这只是他的幻觉。

  显然,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有次埃迪半夜突然惊醒,浑身是汗,衣服都已经被汗浸透了,紧攥着手中的被子,大张着嘴喘气。那样的梦,可使脆弱的心灵彻底丧失一切斗志与希望。埃迪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一颗能够承受这样梦境的心。

  梦里他跑了几乎半个旧金山,还吃了个人,虽然知道那是梦,但一切实在是太逼真了,他甚至还能感觉到那种令人作呕的气味,骨头被咬碎的声音甚至还在耳边回想。他光是回忆起那个画面就感觉一阵反胃。

 


还有一次,埃迪在梦里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游走


中间部分见评论里的链接


  埃迪受幻觉的影响越来越厉害了,他有时甚至可以看见自己的手变成了利爪,长出了长而尖的指甲。总是在半夜醒来,使得他整个人肉眼可见的憔悴下去。

  安妮看不下去了,半强迫着带他去了医院。然而核磁共振刚一开始,埃迪整个人就难受的不得了,不停抽动着的躯体,从骨头中产生的苦痛,甚至感觉灵魂都要飞出来了。丹不得不赶紧中止检查,还好好安慰了埃迪一番,而惊魂未定余韵未退的埃迪,什么也没听进去,只当自己解锁了幽闭恐惧症。

  Great!先是恐高,现在又加了个幽闭恐惧。

 


  埃迪发现自己是被外星生物寄生,而不是得了癌症的时候,说不清竟是哪个更好一些了。

   那天埃迪因为有一个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才勉强到了几乎在顶楼的会议室。谁也没想到的是,就是那个时间段,公司发生了火灾。还是从低层开始烧起的。 在会议室的众人还未知晓灾难发生之前,埃迪的大脑就一直充斥着“快走!楼下着火了!” 的声音。等到浓烟为高层所见的时候,跑下楼逃生早已不是一个可行的选择了。

  “你想要我救你吗?我可以带着你从这里跑出去,只要你一句话。” 然而不等埃迪回答,毒液就现身了。等到埃迪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奔跑在旧金山的街道上了。快速变换的景物,就如同做梦一般。

  梦?埃迪突然想到了那些在他使深夜中醒来的梦。那些也是真的吗?“当然。I am Venom,you are mine.”


1.安妮对于迅速恢复的埃迪感到惊奇。

“所以你现在不再有幻觉了?”

“是的。”

“那些困扰你的声音和景象都消失了?”

“Emmm……算是吧”

“也不再在半夜突然惊醒了?”

“是的。”

“你是怎么做到的?上次看见你的时候你都成什么样了,丹也说你的情况不容乐观。”

“Emmm……你知道安慰剂效应吗?我相信我会好的,所以我好了,就是这么简单。”

2.

  埃迪发现自己身上寄宿着毒液之后,毒液不再只在半夜骚扰他了。跟之前的“梦”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埃迪感觉在肉体上是bottom,便想要从精神上找回来,于是在毒液对他实行骚扰的时候,说了句“你这个寄生虫”。毒液很罕见的没有还嘴,接下来的事情非常的简单,他把所有的事情都从肉体上找回来了。


今天真是奇妙的一天
我迅速入股毒埃
第一次开车
第一次被老福特屏蔽
从今天起我也是被老福特屏蔽过的人了

【EC】恋爱三段论 (1)

无能力现代AU OOC预警


1.

  “我现在还是不敢相信Erik在那么多人面前跟全校的梦中情人Charles表白了。”这是Azazel。

  “我不敢相信的是他们认识了这么久居然现在才确定关系。”这是Emma。

  “你们可以停止八卦了吗?除了这种无聊的事情,你们就没有别的话题了吗?”这是被好友“折磨”到开始想能不能用念力把咖啡勺掰弯的Erik。

  “当然不行。现在还有什么话题比‘Erik在辩论赛上跟Charles表白’更火热吗?你知道吗,现在全校都知道了。”

  现在Erik想尝试一下能不能用念力让所有人失忆,或者至少让他的好友闭嘴。

  作为Erik的狐朋狗友的Emma怎么可能放弃这么好的一个机会。

  “其实我从之前就觉得你跟Xavier有一腿,你们两个人有时候……well,you know,超出朋友的感觉了。”

  “有时候他们还是敌人,就像这次辩论赛一样分属两个队伍,”说到这里Azazel转头看向Erik,“你不会很久之前就密谋在辩论赛上表白了吧。”

  “很有可能,一直热衷于大场面的Erik·Lehnsherr为了自己心爱的Charles·Xavier,选择在辩论赛上当众表白。wow!Erik好样的!”

  而Erik的回应,则是一个白眼,和“如果你们再不闭嘴,我保证,我将无法控制这杯咖啡。”

识时务者为俊杰。

  Emma和Azazel认为这是一句非常有道理的话。


2.

  “Charles!我听说Erik跟你表白了,还是在辩论赛上!wow!”这是Charles还在读高中的妹妹Raven。

  “是的。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

  “噢,是Hank跟我说的。你知道吗,你们学校的论坛现在都快爆炸了,就因为你跟Erik!”Raven显得有些激动了。

  “谢谢你,Raven,现在在我知道了。”而Charles作为当事人之一则显得有些冷静过头了。

  “我就知道你跟Erik不可能只是朋友!亏我有段时间时间真的信了他的鬼话!当然只有很短的一段时间!”

  “当然,我的妹妹非常的聪明非常的有远见。我跟Erik当然不只是朋友,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和最熟悉的对手……”

  “我有预感你们会成为最棒的情侣,各种意义上的!”

  “谢谢你,Raven。但是相信我,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现在应该在为了即将到来的考试而准备,而不是对哥哥的私生活表现出这么强的好奇心。现在,回去学习,而我待会儿要跟Hank好好谈谈,了解一下他平时都跟我的妹妹说了些什么。”

  “Charlie,别这样……”

  “我说了,现在。”

  Charles在Raven的小声嘟囔中挂断了电话,整个人摊在了床上。他的暗恋对象在众人面前跟他表白了,他也答应了,这事儿已经在全校甚至连Raven的高中都传开了,然后他的暗恋对象,当然现在已经成了他对象的Erik,不理他了。

  这算什么,放置play?


3.

  整个事件的过程其实非常的简单,辩论赛也非常的顺利,某种程度上来说。

  除了这一段。

  “我反对,反方辩手明显是在偷换概念!”

  “我没有!”

  “是吗?按照你的逻辑,我想是否可以这样说: Erik. lehnsherr是生物,鲨鱼也是生物,因此Erik. Lehnsherr是鲨鱼。”

  “或者我还可以这样说:我是全校公认的梦中情人,Erik. Lehnsherr是我们学校的学生,因此我是Erik. Lehnsherr的梦中情人。”

  “是的!”

  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全场的气氛突然变得不一样了。原先剑拔弩张的紧张感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说不尽的暧昧。

  “Erik,这算是表白吗?你不说话的话我就当你默认了。”Charles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吓到了,但Charles.Xavier能够连续夺得两年的校辩论赛冠军不是没有理由的。“既然这样,那么我的回答是,我接受你的告白。”

  接下来的事情就完全不受控制了。整个会场就像将水加入滚烫的油锅中一样。没有人再关注辩论的主题和结果了。

  说真的,跟Erik当众表白Charles,Charles还答应了这件事比起来,谁还在乎它呢?


4.

  Erik不知道如何面对Charles,尤其在经历那么不可预测的事件之后。

  天哪,这不是他所期望的。

  哦,千万别误会。他确实喜欢Charles,Charles也确实是他的暗恋对象。但是,在众人面前表白?

  按照Erik的计划,他应该在春天,大概是四月中旬这样,在一个晴朗的午后,跟Charles一起漫步在树林中,淡金色的阳光穿过叶片间的缝隙,就那样撒在地上,然后等到气氛正好的时候他再跟Charles告白。至少他就算被拒绝了,也不会有太多人知道。

  而现在,他在说出口之后就开始后悔,他甚至没有注意到Charles说了什么。

  他拒绝他了吗?还是说他答应了呢?

  他当时应该专心一点的!这可事关到他下半辈子的幸福!

  天,他该如何知道Charles的回答。去问Charles本人?可他现在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Charles,也不知道怎么开口。难道要说“嘿,Charles,我没有仔细听你那时候的回答是什么,你愿意再说一下吗?”万一Charles的答案是不,那他岂不是要被拒绝两次。

  去问别人?问谁?Emma和Azazel明显不是个好选择。Erik无比痛恨自己交友不慎,他们能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还指望他们出点什么好意见。

  显然,Erik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境。



本来只是个一发完,出乎意料的长了起来

一个沙雕脑洞  但是绝对甜

名字跟内容基本没有关系


不算深夜(?)但危险的发言
晚自习的时候突然想到一个都是《生活大爆炸》梗的脑洞 明明我只是只文科狗 但我还是想看
Erik物理学 没有想好理论物理还是实践物理 (反正不管是哪个我也基本什么都不知道 )
Charles遗传学 涉及专业内容的时候大概就会借大爆炸里Bernadette的内容(对不起 )
目前想到的角色设定 大概只有一点点
Erik 大概是真的天才也性感 但有着生人勿近的气质以及一些性格上的怪癖 (会有一点参照耳朵 )轻度洁癖
Charles 应该是小教授的基础上加一点点Bernadette Penny Amy的混合物
剧情方面的设定也很简单 EC通过网络认识 然后发现对方其实就是自己认识的人 然后开始恋爱(对 就是这么玛丽苏)说认识可能有点言过其实了 大概就是听过对方的名字吧
还有就是EC都是生活大爆炸的big fan吧 周围的人也基本对生活大爆炸有点了解  才不会说这是因为可以尽情玩梗
差点忘了说设定无能力 要是保留能力 那查查岂不是分分钟作弊
举例:
当Erik约Charles去看电影 准确说是Charles看电影 Erik就光顾着看Charles 看着看着突然想亲Charles 正在Erik纠结的时候 Charles突然一个脑波打过来“你要亲就快点亲 不是我故意想听的 都是你想太大声了”
是不是很尴尬(才没有 有能力也好可爱)
其余人物目前定下来的还有Raven Emma Azazel 其余看剧情需要
肯定会有很多很多生活大爆炸的梗 但不会把一整个梗全都搬过来的 人物有自己的选择

意识是客观存在在人脑中的反映
我尽量做到主观符合客观
实在不行也没办法 毕竟意识活动具有自觉选择性

上来说了一通 等11月再开始写 才不会说是因为我要考试 开始写了也肯定是不定期更新
by被安排的明明白白的高三学生

【EC】笨蛋夫夫

现代无能力AU
有一点点私设 OOC预警
一发完

========正文========
Erik篇
  Erik跟Charles是学生时代就开始的情侣。两个人有许多相同点,喜欢辩论、国际象棋、足球,对于婚姻、伴侣、孩子有着相同的看法。
  尤其是关于孩子的,刚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都明确表示了不想要孩子的想法。他们甚至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来列举有了孩子之后的种种不便之处。
  本来是想和男友一起去约会的Raven,结果被迫浪费了一整个美好夜晚,在那里听“一堆毫无意义的废话”。
  他们简直就是天生一对。一样的笨蛋。Raven这样想着,并且说了出来。

  Erik看着身边的朋友都有了孩子以后,有点后悔了。十几岁的时候说不想要孩子,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在装酷,等到了三十多岁的时候,说不想要孩子,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在逞强。
  Erik看着Raven抱着的孩子,感觉有点羡慕。天知道他居然有一天居然会羡慕Raven。
  “Erik,你真是不知道,孩子简直就是来讨债的,还是你上辈子欠了他至少一个亿的那种,简直没有一刻是安宁的。我真是羡慕你,能够有那么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虽然这样说着,但听起来一点羡慕的感觉都没,甚至还有炫耀的感觉。
  Erik和Raven的八字简直是不合到了极致。如果不是因为Charles,Erik发誓,他连跟Raven说句话都不想。
  “哼”Erik只哼了一声作为回应。
  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很酷,但心里其实羡慕得要死。比如说Erik。

  Erik想要一个女儿,会在他下班回家后第一时间跑过来他喊爸爸爸爸,然后他一把把她抱起来,跟他的小公主问好,再在她小小的软软的脸上亲一口,也许他还会用胡渣去蹭她的脸,让她咯咯笑出来。
  她也许会很喜欢娃娃,会喜欢过家家,如果她需要人陪她一起玩,他一定会陪她一起玩。
  她会长得很可爱,闻起来还香香的,他跟Charles会把她当成公主来宠,他们会成为她最好的盾牌,没有男生可以约她出去,至少在她成年之前不允许。
  Charles!Erik突然想起来Charles曾经明确表示过不想要孩子,而自己当时无比赞同。如果可以,Erik想发明一台时间机器穿越到过去把自己给打一顿。
  不过这样就会陷入一个类似于祖父悖论的死循环,而且Erik在相关的知识这方面完全一窍不通。
 

  刚结束加班到家后的Erik,看着躺在沙发上睡觉的Charles。大概又是等自己回家等到睡着了吧。
  Erik小心翼翼地把Charles抱起来,送到床上去睡,尽管他的东西已经尽可能的小心了,但还是把Charles弄醒了。
  被人打扰从睡梦中的Charles迷迷糊糊的,带着梦腔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显然他困极了。
“嗯,把你吵醒了。”Erik轻轻吻在Charles的发顶。

  “Charles 我们要个孩子吧。”
这句话就像炸弹一样,把原本的平静毁的一干二净。
Erik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句话,他明明已经想好了,在孩子和Charles之间选Charles。他可以没有孩子,只要Charles在他身边这就不会是什么大事;但如果离开了Charles,他就什么都不是了。
  在经历了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后,Erik率先开口了。
  “我知道这样说很突然,我自己也没有想过会说出来,也许有,但绝不是这……”
  完全清醒过来的Charles一拳打到Erik脸上“你他妈不早一点说!”

Charles篇
  Charles跟Erik是学生时代就开始的情侣。Charles对于Erik一见钟情,
最先吸引他的是Erik的外表,深入了解之后,Charles发现Erik的内在对他而言也有很强的吸引力。
  两个人有许多相同点,喜欢辩论、国际象棋、足球,对于婚姻、伴侣、孩子有着相同的看法。这简直太棒了!
  尤其是关于孩子的,刚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就都明确表示了不想要孩子的想法。他们甚至花了一整个晚上的时间,来列举有了孩子之后的种种不便之处。
  不止Erik,Charles还和邀请了Raven一起度过那个愉快的夜晚。
  他们简直就是天生一对。一样的笨蛋。Raven这样想着,并且说了出来。
  Charles选择性的只听到了前一句,并且开心极了。

  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感觉后悔,想要孩子的呢?Charles回答不上来,但他明确知道自己想要一个孩子,跟Erik一起经历一个生命的出生、成长。
  显然他忘了自己几乎全程见证了Raven从怀孕到生产,再到现在的具体抚养的过程。

  作为Charles最贴心的妹妹,Raven决定帮他一把。她向Charles承诺会帮忙说服Erik的。
  为了哥哥的幸福快乐,Raven牺牲了很多。去说服她的死敌Erik,就是她所做的最大的牺牲了。
  毕竟Erik抢走了本属于Raven的称号——Charles最爱的人,还抢走了Charles本人。
  Raven和Erik的八字简直是不合到了极致。如果不是因为Charles,Raven发誓,她连跟Erik呼吸一样的空气都受不了。

“Erik,你真是不知道,孩子简直就是来讨债的,还是你上辈子欠了他至少一个亿的那种,简直没有一刻是安宁的。我真是羡慕你,能够有那么多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尽管是在帮Charles,尽管只是为了引Erik进套,但Raven还是无法原谅自己说出了羡慕Erik这样的话,为了使自己好过一点,她决定稍稍刺激一下Erik。
  虽然她答应了Charles会帮他的忙的,但是又没有说具体怎么做,只要结果好不就好了。
  Raven只得到了Erik一声“哼”作为回应。
  但是Raven知道,有些人表面看起来很酷,但心里其实羡慕得要死。比如说Erik。

  Charles想要一个女儿,他会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所有人都羡慕。他们可以一家人在周末一起出去玩,高山峡谷是很壮观,但是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刺激了;大海是很美,但是实现太大太深了,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海洋公园也不行,那里人实在太多了,要是她一不小心走丢了,哭着喊着要找爸爸妈妈,Charles觉得光是想象,就快要心碎了……也许他们可以去公园来一个小小的野餐。
  会有很多男生追求她,但是他和Erik会成为她最棒的盾牌,在她成年之前,那些男生别想能够单独和她出去。
  Erik!Charles突然想起来自己曾经明确表示过不想要孩子,而Erik当时无比赞同自己。如果可以,Charles想发明一台时间机器穿越到过去把自己给打一顿。
  不过这样就会陷入一个类似于祖父悖论的死循环,而且Charles从未深入了解过这一领域。
 
  在Raven跟Erik进行了深入交谈之后仍未得到任何反应的Charles有些心急。他觉得自己出马跟Erik好好商量一下。
  Charles打算等Erik下班后进行深入交流,但没想到那天正好碰上Erik加班,由开始的看电视消磨时间,到最后看着看着就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大概是Erik进门的动作吵醒了他,在他刚准备睁眼的时候,Charles感觉到Erik将自己抱了起来,小心翼翼地,像对待什么易碎的贵重物品。Charles感觉快乐充斥着他的胸膛,嘴角不由得上扬了。
  被人打扰从睡梦中的Charles虽然还迷迷糊糊的,但还是带着梦腔地说了一句“你回来了”。
“嗯,把你吵醒了。”Erik轻轻吻在Charles的发顶。
  也许他们需要改天再谈谈了,今天晚上我实在是困极了。Charles这样想着。

  “Charles 我们要个孩子吧。”
这句话把Charles的睡意在一瞬间全都赶走了,喜悦于他们对于孩子的看法又一次一致了,还有惊讶于Erik的突然。
  好吧,也许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惊讶。鉴于他已经和Raven联合暗示过Erik了。

  在经历了一阵死一般的寂静后,Erik在Charles之前开口了。
  “我知道这样说很突然,我自己也没有想过会说出来,也许有,但绝不是这……”
  完全清醒后的Charles一拳打到Erik脸上“你他妈不早一点说!”

========完========
甜甜的沙雕

【Newtmas】Newt王子

  童话风脑洞

————————————————————————
  Newt是一个国家的王子,唯一的继承人。尽管如此,但在他身上无法找到那种过分的骄傲,他从小到大给人的感觉一直就是和善,很有亲和力,关心人民,他也因此受到人民的爱戴。
  随着Newt一天天的长大,大家都在期待着他娶一位妻子,至少要满足温柔善良漂亮出身贵族的条件,这样才有资格站在人民爱戴的Newt王子的身边。
  Newt18岁的时候,他几乎已经在舞会上想看遍了本国的所有符合条件的适龄姑娘,还有许多邻国的公主、小姐,但是他一个都不满意,他找不到那个让他心动,想要一起度过余生的人。
  随意时间的流逝,Newt对于舞会和舞会上不断试图引起他注意的人感到厌烦,他的笑容一天天的减少,到了后来,他不再笑了。
  所有的人都认为Newt生病了,于是国王为他请遍了本国所有的医生,但是没有一个医生能够说出这是什么病。
  Newt觉得很无奈,自己只是不想再这样一天到晚围着舞会转,为什么他们都觉得自己病了呢。
  于是,Newt开始叹气了,忧愁开始常伴他的身边。他为没人能够理解他而伤心,为没人能制止这场闹剧而忧愁。
  不明就里的群众以为Newt的病情加重了,于是国王派人去请邻国的医生。但是结局还是一样,还是没有人能说出这是什么病。

  直到有一天,国王听到一个仆人说Newt得了心病。
  国王理所当然的以为Newt喜欢上了哪家的姑娘,只是因为姑娘的条件不够优秀无法成为他的妻子而伤心。
  以为自己知晓了一切的国王急于与告诉王后真相。于是,他跟王后说了Newt得了相思病。多愁善感的王后已经脑补出儿子与心上人彼此相爱甚至到了想要私定终身的地步,但是因为阶级的限制不能再一起的剧情。于是国王和王后为儿子感情之路的不顺哭泣,为得知了儿子的病因喜极而泣。总之,国王和王后一起哭成了泪人。
  哭过一场的国王王后深感儿子的懂事与不易,于是来到Newt的面前,承诺只要他说出姑娘的名字,他们就将同意这桩婚事。
  Newt被突如其来的婚事感到迷惑。在尽力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极力否认自己有了心上人。但是不管怎么说,国王与王后都不相信Newt没有心上人这件事,反而以为Newt还在维护自己的心上人而哭得更厉害了。
  “Newtie,我亲爱的儿子。你放心,不管你喜欢的是谁,我和你的父亲都会同意的。哪怕她是正在与我们交战的敌国的公主,为了你的幸福,我们也愿意付出一切代价去求和,然后再为你求娶心上人。”
  不管国王与王后怎样的恳切,没有心上人的人Newt没有办法说出一个名字。
  几天后,全国上下都知道了他们的Newt王子深爱着一个人,却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办法说出她的名字。人们为他们敬爱的Newt王子感到心痛。
  对所有人的联想能力感到钦佩的Newt决定去郊外散散心,暂时避开风头,等话题的热度过去了再回王宫。
  第一天外出散心的Newt在回城堡的带回了一只狐狸。不是已经被打死的猎物,是一只活蹦乱跳的狐狸。据说是Newt在经过森林的时候意外解救的,被狐狸缠上的Newt只好将它一起带了回去。
  那是一只红狐狸,生得漂亮极了,虽然被泥土掩盖了,但是仍可感觉出那红得像火一样的毛皮的柔顺。尤其是那双亮晶晶的眼睛,里面好像用星星装点了一般,让人对上了就没法移开目光。
自那天起,Newt王子被一只狐狸缠住了。

一段时间后,Newt回王宫了,但他不是孤身一人,有一只狐狸一直围着Newt转。这个事情让王宫所有的人都吃了一惊。更让人感到惊讶的是这只狐狸通人性的程度,它能够对人的话有所反应,或者说,它对Newt的话能够做出回应。
  狐狸会在Newt坐下的时候跳到他的腿上,任由Newt抚摸;会在Newt睡觉的时候爬上床,谁在他的身边;会在Newt伤心的时候舔他的手心,尝试着安慰他;会在它成功逗笑Newt的时候晃动它那硕大的尾巴。比起狐狸,它更像驯养过的宠物犬,只对Newt表示自己的忠诚,尝试着讨Newt的欢心。
  更让人们感到惊喜的是,他们的Newt王子又开始笑了,笑容又回到了他的身边。于是举国同庆,庆祝Newt王子身上那不被人所知的恶疾被打败,并给予Newt王子最美好的祝福。而那只狐狸则被认为是它治好了Newt的病,于是它也得到了人民的喜爱。

  Newt总觉得这只红狐狸会魔法。或者说它的眼睛有魔力。每次对上之后,他仿佛能够通过眼睛同狐狸对话。虽然只是大概的模糊的感觉。他甚至开始想,如果它是人或者能够变成人那该有多好。
  而一个满月的夜晚坚定了Newt的想法。至于是哪一个,只有他知道。
  睡梦中的Newt总感觉房间里有别人在走动,不停地发出声响,至少绝对不可能是那只小狐狸。被吵到忍无可忍的Newt终于发飙了,他一把抓住身旁的枕头,朝声源扔去。伴随着枕头一起出去的还有一句怒吼“不管你是谁,现在是半夜!请你安静!”
  吼出这句话后,Newt突然清醒了。这个声音可能是某个具有威胁的人发出来的,而他,可能正处在威胁之中。玩忽职守的守卫!
  他尝试着寻找潜入者,然而他所看到的是一个坐痛苦地坐在地上抱着头的男人。他好像在哭泣。Newt感觉更加疑惑了。
  在短暂的不知所措之后,Newt尝试着开口了。“恩……你……你看起来很……痛苦,有什么是我能够帮你的吗?”
  “不,你没有办法。Newtie,你没有办法能够使我拜托这样的窘困。”男人抬起头,一双被薄雾笼罩的眼睛让Newt觉得很熟悉。
  “你……”Newt没有办法继续下去。这样的眼睛,星辰都会为此感到羞愧的眼睛,他只在一个地方看到过,那只火狐狸。
  “我知道这听起来会很荒唐,因为我自己都没法接受。我是那只你带回来的狐狸,同时我也是人,或者说我本来就是人。我本是一国的王子Thomas,喜爱户外运动,尤其是打猎,但是却在一次满载而归的狩猎之后遭遇了我一生都难以忘怀的事。我被一个自称是森林女神的施了个咒,但是我更愿意说我被一个不怀好意的女巫诅咒了。我被迫变成了一只狐狸,因为我不尊重生命,为了满足自己愚蠢的心理而残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灵。于是,Thomas王子成为了一只狐狸,开始了被他人追捕的人生。大多数时候,我都是以狐狸的模样存在于世界,只有满月的月光能使诅咒暂时解除。那种孤独与痛苦只有我和月亮知道。但是Newtie,后来我遇到了你。我从来没有如此渴望地再次变成人类,因为你,我痛恨我自己的过去,因为我的过去使我变成了现在的鬼样子,而一只狐狸没有办法一直站在你身边,以一个与你平等的身份陪着你。”Thomas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Newt想要去安抚他,却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是的,他就那样相信了Thomas,即使这个故事显得是多么的荒诞无稽。
  Newt几次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他决定就那样看着那双眼睛,他相信狐狸Thomas能够与他交流,那么人形Thomas一定也可以。
  眼泪从Thomas的眼眶里溢出,滑过脸颊,然后坠下,滴在了Newt的心上。在脑子转起来之前,Newt的手已经伸了出去。
  不不不,Newt你在干什么!终于反应过来的大脑叫嚣着这是错误的行动,并尝试着控制身体,但是身体被比大脑更为高级的控制者操控着。也许是灵魂吧。突然出现的想法似乎是最好的解锁。
  不知什么时候坐下的Newt,是那样温柔地捧着Thomas的脸,大拇指轻轻为他揩拭泪水。
  “我并不在乎你是什么样子的,Tommy。我最开始遇见你的时候,你是只狐狸,我们相处的大部分时间你都是只狐狸,今天晚上甚至是我第一次看见并知道你其实是人。我爱Thomas的灵魂,而不是他的外形。不管你是狐狸或者人,我都不会改变对你的爱。”突然的告白。
  这是不是太突然了?我是不是吓到他了?一定是这月光的原因。Newt突然有点后悔自己醒来了。
  Thomas同样也被惊到了,惊于Newt对他的情感,他从未奢求过的东西;惊于Newt的直接,即使是梦境也不会出现的情况。
接着又是一阵沉默。
  “我也爱你Newtie,我真的很爱你。但是我不知道如何回应你的爱。再过一段时间,我又会变成一只狐狸,一只无法与你真正在一起的狐狸。我的余生都会以狐狸的形态度过。”
  “而这并不会改变我的爱。”
  “我知道,并且十分确信。但是我害怕别人的目光,害怕他们会因我改变对你的看法。我害怕我的爱会给你带来伤害。”
  “爱总是伴随着疼痛,就像玫瑰上有着尖锐的刺。刺无法削减玫瑰的美,疼痛无法减少我对你的爱,它只会使我的爱变得更加强大。轻而易举得到的东西让人无法好好珍惜,一起经历过苦难与挫折,会使我们更加珍视对方,更加珍惜这段情感。所以,Tommy,我请你不必在意那些尚未发生的事,如果他们发生了,只会使我们变得更加难以分开。”
  天空从黑逐渐变成深蓝,再从远处一点点地变浅。金色的光刚出现在那地平线的上方。太阳快要升起了。他的爱人又将成为一只狐狸。
  “请记住,我对你的爱不会因我外表的变化而变化,那是深埋在心底的东西,而心是永远不会变的。”Thomas看了一眼逐渐升起的太阳,说出了最后一句。
  下一次听到他的话语,将是一个月后。Newt感觉自己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蛰了一下。然后灵魂再次指引着他做一些他平常绝对不会做的事情。他的身体倾向Thomas,然后亲了上去。不只是他在与狐狸形态的Thomas在亲吻,还是他的灵魂与他的爱人Thomas的灵魂在亲吻。金色的阳光就那样肆意地撒在他们的身上。是诅咒,也是祝福。没人能明确说出这两者之间的差距,因为它们本就是一体。

是的,Thomas突然恢复了人形,就在那个吻之后。关于到底是什么接触了诅咒,两人有不同的看法。Thomas认为真爱之吻是关键,Newt对于他的爱,他对于Newt的爱,使得诅咒得以解除。而Newt则认为是Thomas的经历使他的负罪感愧疚感充满了他的心,他想要改变,为此付出了努力,也却有改变,这恰恰就是森林女神的目的。真正的答案也许只有那位施咒者才知道。

————————————————————————
这个脑洞是很久之前在幽地群里说的
现在整理了一下发到LOFTER上来
欢迎小伙伴们加入  群号:734333254

【林地高考 江苏卷】森音

※来自Newtmas only瞌粮幽地举办,第一届高考作文文手挑战活动。用高考作文题作为题目给cp写文!
群号:734333254欢迎来一起愉快的玩耍

=============正文============

  从前有一个普通的村庄,人们在村里过着平凡的生活。在村庄外的不远处生长着一片郁郁葱葱的参天大树,在森林附近长满了绿茸茸的青草,美丽的鲜花随处可见,多得像天上的星星。
  春天树上抽出枝条,开始长出嫩绿的叶,然后是娇艳的花。一旁的草地上还长着一排的桃树,在树上栖息的鸟儿开始唱起愉快的旋律,嬉戏中的孩子们则沐浴在阳光与歌声中。明媚的春光使得这一切都变得美好又神圣。
  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逐渐向西边倾斜,森林里的光线不再那么充足,对于森林的恐惧驱使孩子们离开,除了Newt。他似乎很胆大,不害怕森林里的精怪以及那些夜间才出来活动的会害人的东西。因为他总是最后一个离开,当阳光不再,银白色的月光也无法穿透那浓厚的的枝叶的时候他才回家;他也是最早进入森林的孩子,当第一缕阳光穿过窗户照进房间,当森林中还弥漫着一层薄薄的雾气的时候,他就已经很森林里了。大家因此称呼他为“森林的孩子”。
  这十分贴切。森林里的生物似乎都是他的朋友,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善意去帮助他们——逃避猎人的追捕。渐渐的,森林接纳了他,没有猛兽会去觊觎他,没有生灵会去迫害他,他就像是森林的一份子。森林则成为了他第二个家,带给他物质上的充盈,成为他精神上的依靠。
  他跟森林里的动物一起玩耍,但是他更喜欢和森林中那颗最大的树——Thomas,一起度过时光。他会在晴天的时候就那样躺倒在泥地上,看着Thomas密不透风的叶丛,一阵突如其来的风袭来,树枝开始随风摇晃,绿叶摇曳不止,一层层往上,色调一点点亮起来,一直变成了淡白色,让人目眩神迷。Newt被沙沙声环绕着,上下左右四周到处都是树的低语,或轻快或沉闷,他心里有种感觉,他在那样的混乱中感觉到了Thomas的声音,但是却无法分辨出Thomas到底说了什么。于是他选择直接询问Thomas,回答他的是一阵长久的沉寂。
  有时,大雨一下就是好几个小时,千万雨点从这片叶滴落到那片叶,然后再坠向地面,溅起一个小小的水花,而被大雨困住了的Newt则坐在Thomas的树干上,看各种生物如幽灵般从林荫中穿过。雨击打树叶上的声音,雨坠落在地面上的声音,以及动物踩到水的声音就这样混在一起。Newt开始思考问题,思考雨的来处和去向,思考人与动物之间的区别,思考人生的意义……直到Thomas的话语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好像听到了Newt的思考,然后就这样加入,思索了一阵之后把自己的思考所得同Newt一起分享。但是突然嘈杂的雨声,使得Thomas的声音又变得不够明晰起来。
  在尝试过从嘈杂的雨声中分辨Thomas的声音又遭遇失败的Newt决定放弃,并再次陷入自己的想法。
  Newt觉得如果世上有什么是属于他的,那么Thomas一定在这个范围内;如果他应属于什么,那么他会属于Thomas。而且他觉得在这方面他跟Thomas达成了共识。
  Newt觉得他不属于Thomas,Thomas也不属于他。他们都是是平等独立的个体,都享受着自然所给予的一切,都热爱着自由和其它他们所拥有的一切,他们之间绝不是从属关系。
  Newt觉得他爱Thomas,而且他确信Thomas爱他。这不同于家人之间的爱,也不是他跟朋友之间的友爱,有别于他对智者、老师的敬爱,这是于两个互相理解的灵魂之间的那种爱,有知音难觅的感觉,有惺惺相惜的意思。




请求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跟风测试一下,虽然没人care 
算是给自己留个底吧

【Newtmas】The miracle of nights 1

*博物馆奇妙夜AU
*私设颇多,ooc属于我
第三人称

  雨,水循环中不可或缺的一环,给植物以滋养,给动物以希望,是多么的美好又无私。
  而对于David来说,这是另一种苦难,在经历了失业失恋双重打击后,即将迎来破产,如果他再得不到一份工作的话,很快他就会在街头度过每一个美好的夜晚了,  然后在绵长的雨季中瑟瑟发抖,直到死亡来临。
  这样黑的雨天真是让人不舒服,真希望有什么奇迹能够发生,就算只是让这场讨人厌的雨停止都好。David这样想着。

  David今天是去参加一个博物馆的看守的面试,这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他需要一份工作,不管工资多少。希望上帝保佑我能够顺利得到它。
  上帝仿佛听到了他的愿望一样,David很顺利的得到了工作,晚上就开始上班。虽然博物馆只是因为人手不足,但是这对于David来说是一个机遇,一个人生重新走向好的方向的宝贵的机会。
  夜来得很快,雨后的夜空,是掺了灰的深蓝,显得那么的特别。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似乎上帝一天都在聆听我的愿望,并仁慈地将它们一一实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要全新的人生,与之前的完全不一样的那种。
  人的贪欲是无限的,愿望得到满足之后就会开始祈求下一个,而上帝今天的心情格外的好,决定给他贪婪又虔诚的教徒一点优待。

  工作的时间到了,David的工作很简单,负责博物馆夜间的执班,这事上还有什么适合他写作的工作了吗?在一个充满了历史气息的博物馆,一个为了纪念那些找到治愈闪焰症方法,将人们从WCKD和死亡中拯救出来的英雄们而建造的博物馆工作,不用废多大的力气,只需要在夜晚保持清醒定时巡逻,这样他还能有足够的时间去完成自己热爱的事业。
  David是一个作家,但是他的作品销量总是不好,开始总是支持着他追寻梦想的女友,最终也无法忍受他“一味沉浸在那些无聊枯燥的故事里,一味忽视我的付出”。是的,这是他们分手时女友的原话。David可以理解她为什么生气,如果你有一个每天只会写一写没法卖出去的故事,不会与他人交流的男友,你也会选择分手的……
  “嘭”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倒了。紧随其后的是一阵脚步声。David赶紧循着声音跑去。有人潜入了博物馆。这是他的第一想法。今天是他第一天上班,就碰到了这样的事,真是不巧。
  David追着声音到了WCKD的展厅,里面是站着一个穿着灰蒙蒙的衣服,脸上沾着灰土,还有着一头凌乱但却让人明显感觉柔顺的金发的少年。更奇怪的是,David似乎可以感觉到他原本有着多么白的皙皮肤和精致的脸庞。这个想法吓了他自己一跳。我不是个gay,我喜欢女人,但是我居然会觉得一个男人长得……可爱……
  “额……你似乎看起来十分疑惑……有什么我可以帮得上的吗?”
  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开口了,还说要帮助我,虽然我却信我现在的脸上满是困惑,但是他精致……不不不,他脸上的表情也没好到哪儿去,他又能帮到我什么呢?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解释一下自己为什么会在闭馆时间出现在博物馆里。
  “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但是我唯一确定的,是我已经死了。一把刀,直插入心脏。这可不是什么好的死法。”
  这是什么整蛊游戏吗?如果你已经死了,那么现在站在这里,在手电筒的照射下有着一个极为细长的影子的人是谁?要知道鬼可不会有影子!然而David还没意识到,他已经开始为这个男人辩护过了,并将“非法闯入”这个词从脑中删去。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事实上,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真诚与疑虑同时存在于金发男孩的脸上。
  他是能听到自己的心声吗?是我想的声音太大了吗?那他是不是也同样听到了自己夸了他“可爱”?我的天哪,这简直不能更糟了!
  决定暂时转移一下视线,使自己不那么头疼的David发现了一个新的问题:展示着的一把WCKD的小刀不见了。拜托有谁会偷一把关于WCKD的东西,就算是现在这个时代英雄们的狂热支持者,被盗的也不会是WCKD展厅里的东西。值得一提的是,根据摆放的展示台和说明,展厅至少有1/3的东西不见了。
  David想要收回那句“不能更糟”的话了,上帝为了证明这是可以的,于是又让他的神使去把事情变得更糟。
“虽然我相信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相信一个陌生人,但是请你依照程序配合我的工作。首先,请告诉我你的名字,虽然我知道你可能想不起来,但是请你好好地仔细地想一下。”David几乎是咬着牙说出这句话的。
  一个夜间工作的屡遭不幸的博物馆看守,在第一天工作迎来了偷盗事件,并且选择相信涉嫌偷盗的嫌疑人。
  金发男孩的眉间距开始不断减小,他看起来似乎很痛苦。“我……我还是不知道。但是似乎有一个名字一直在我的脑子里叫喊着,那似乎是我在自杀后,有人人一直在呼唤我。Tommy……我想这大概是我的名字。”
  “那个人一定很痛苦吧,看着所在乎的人死在自己的面前。但是Tommy严格意义上来说不是一个名字,它是个昵称,我猜你的名字也许是Thomas。看起来你的记忆似乎就只能帮我们到这里了。”David顿了一顿,“如果可以的话,你能跟我说一下你为什么选择自杀吗?”
  “还是那句话,我也不知道。所有的东西都是混乱的,我甚至连片段式的记忆都没有,死之前的那段是我最为清晰的记忆了,但是我也只能记得一把刀用力插进我的身体里,以我的手……”
  对话似乎陷入僵局,讨论对方的死亡并不是一个好的话题,博物馆似乎被一种名为沉默的怪兽吞噬了。直到一阵极为频繁的东西撞落的声音传来。
  David不得不再次踏上寻找声音来源的路程也许这阵声音的制造者是真正的入侵者,而刚才那个金发男孩只是一个被控制了精神然后被坏人利用的无辜者。
  然而等David到达的时候,只有散落一地的展品,各式各样的东西混在了一起。天哪,到底是谁做了这种好事,把历史的见证就这样扔在地上。处于对于英雄们的尊重和对于职业道德的坚持,David选择把这些东西都放回原位,至于去寻找罪魁祸首,还是先放他一马吧。不不不,这绝不是因为David他不敢,只是,天知道这些文物就这样放在这里会受到什么损伤,对,他只是为了避免文物受到更多的伤害。

在开馆之前,David几乎走遍了一整个博物馆,几乎每个角落都有文物散落着,做出这种事情来的人也许不是为了盗窃,只是为了给看守制造更多的麻烦,并一直躲在某个角落一边看一边窃笑着。

或者说,一切只是David他自己的幻想,他因为连续遭受刺激,而出现了精神失常。他制造了一个杀死自己的可怜男孩的形象来和自己对话,使自己感觉还不是最糟的,并且在将大量的文物扔在地上之后,忘了这件事。也许这才是事情的真相,毕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丝毫没有入侵痕迹的博物馆中凭空出现凭空消失的男孩。

————————TBC————————
一个突如其来的脑洞
礼拜四晚十一点半产生,构思了两天,终于写出了一点东西
因为是第三人称来叙述,所以开头用了较多的笔墨去描写David(私设之一),他可以说是本文的主人公之一,但是基本上是借他的眼他的口他的手去推动剧情,去发我所思,故事的中心还是围绕着Newtmas的
玩了一个call me by your name的梗,因为超喜欢๑•́☋•̀๑